创业板风险是否已到极致?


  • 来源:央视交易时间    日期: 2011-01-31 08:24   
  •   
  •   特别节目《财经论剑》第五集:创业板篇

      财经风云起,论剑定乾坤,今日利剑高悬,锋芒直指创业板,如果说2010年的股市,哪个板块的话题最多争议最大,相信非创业板莫属,而创业板面临的核心问题当属高市盈率发行,那么进入2011年发行市盈率节节走高的创业板,风险集聚是否已经到极至,有效解决创业板发行市盈率过高的最根本途径又是什么?   【节目视频

      论剑英雄榜:

      吴晓求 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助理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

              中国证券市场理论的奠基人之一

      刘纪鹏  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中心主任《证券法》修改小组专家组成员

               《国有资产法》、《期货交易法》起草组成员著名股份制专家

      华生    燕京华侨大学校长影响中国经济改革进程的价格双轨制、国资体制股权分置改革的主要提出和推动者之一

      林义相  天相投资顾问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中国证券业协会副会长

      观察团成员:

      卫保川《中国证券报》首席经济分析师,

      崔书文《经济日报》产经新闻部主任,

      叶檀财经评论员

      董少鹏《证券日报》常务副总监

      方军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经济之声财经评论员

      姚振山:财经风云起,论剑定乾坤,欢迎大家来到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财经论剑的节目现场,我是姚振山,今天我们论剑的是资本市场上的新贵创业板。

      我们今天的论剑呢,仍然是从一幅对联开始,大家请看大屏幕,上联“创业十年一朝步青云”,现在仍然是缺少下联和横批,在今天论辩之后,我们仍然是邀请观察团的成员,来给出下联和横批。好,言归正传,正式我们关于创业板话题的讨论,我想提到创业板,可能有一个字,大家最为关注,那就是“高”,高市盈率发行、高超募,高股价,如果借用一句电影的台词,高实在是高,所以我们今天关于创业板的讨论,首先就从这个高字开始。

      财经论剑今日论剑创业板,辩题一:创业板发行市盈率节节攀高,风险集聚是否已到极至,高价发行、高朝暮基金,高管创富,创业板目前面临的一切争议,几乎都与创业板的高发行市盈率相关,从2009年10月30号首批28家创业板公司登陆深交所以来,创业板新股发行市盈率虽然经历过波动,但总体依然呈现节节走高的态势,特别是到了2010年12月份,当月创业板发行12只新股,平均发行市盈率创下92.06倍历史记录,进入2011年之后1月7号上市5只新股平均发行市盈率更是达到93.07倍再创新高。

      尚福林(中国证监会主席):创业板设立以来,市场各方对创业板公司的业绩波动发行定价较高,募集资金较大等现象和问题,也给予了关注。

      与发行市盈率节节攀高相对的,是近期创业板新股上市之后在二级市场频频遭遇破发,人们不禁要问,创业板发行市盈率节节攀高虚火上升,风险集聚是否已到极致?

      辩题一:创业板风险是否已到极致?

      姚振山:我想短片看完,我们的辩题也出来了,那就是创业板的高市盈率,是不是已经聚集风险到了极致,那么我们现场四位嘉宾,每人眼前都有一个题板,把你们的观点写在题板上,你认为合理的发行市盈率应该是多少,现在请写题板,在各位嘉宾写题板的同时呢,我也邀请我们现场的观众来做一个选择题,你认为合理的创业板发行市盈率应该是多少,我们每人手中都有一个按键器,按1认为20倍以下市盈率是比较合适的,按2是20倍到40倍市盈率是合适的,那么按3是40倍到60倍,如果是按4的话,是选择60倍以上发行市盈率是合适的,现在也请大家按键,我们来看一下大屏幕,现在结果出来了,认为在20倍以下的,占到20.6%,在20倍到40倍的占到37.4%,40倍到60倍的占到24.3%,那么认为60倍以上也合适的,居然也有17.8%,我们接下来看一下,我们现场的四位专家和学者,到底他们心目中合理的发行市盈率是多少,我们先从吴晓求教授开始。

      吴晓求(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比较多,没有一个人为的合理市盈率。

      姚振山:没有一个人为的市盈率,那就是要让市场去选择。

      吴晓求:对,因为行业不同。

      姚振山:行业不同,刘纪鹏教授?

      刘纪鹏(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中心主任):观点鲜明,30倍以下。

      姚振山:30倍以下,那就是跟我们观众选择20倍到40倍,这个区间是一致的。

      刘纪鹏:对,需要阐述理由吗?

      姚振山:稍候。好,华生教授。

      华生(燕京华侨大学校长):我觉得根据中国现在创业板实际情况,可能如果在40倍到60倍,相对比较合理一些。

      姚振山:比较高一些。

      华生:下来一半。

      姚振山:林义相教授。

      林义相(天相投资顾问有限公司董事长):要视公司和市场的情况,10到50倍。

      姚振山:这个区间很大呀。

      林义相:是很大,因为创业板公司应该差别很大。

      姚振山:那您先说一下,为什么要有这么大的差别,解释一下这个观点。

      林义相:市盈率跨度大缘于创业板企业间差距

      林义相:我的理解就是创业板的公司,都是比较前期的,比较小的,以后有可能有些走到最后会倒闭破产,也有些可能会做的很大的,因此这样呢,在创业板企业的话差别会非常大,因此比较给一个非常接近的市盈率。姚振山:刘纪鹏教授,您刚才急于要解释,现在开始。

      刘纪鹏:创业板合理发行市盈率应在30倍以下

      刘纪鹏:我想为这个节目,我昨天特别了解了香港和美国纳斯达克市盈率,纳斯达克过去14年平均市盈率在16倍左右,12到20倍这个区间,香港平均市盈率在12倍左右,那么中国搞的创业板和他们不同,我们是有门槛的创业板,也就是需要一年盈利,而且根据中国的国情,所以这个市盈率,我想即便翻一番也就是30倍以上。姚振山:好的,30倍合理的,吴晓求教授,为什么你觉得没有一个没有合理的标准,那就发一百倍也合理。

      吴晓求:创业板发行定价与多方面有关

      吴晓求:对,因为企业的定价它和很多因素有关系。第一个是和他的行业,行业成长型有关系,第二个和公司本身管理能力,以及它的战略,那么第三个呢,也和市场的状况有关系,所以说我说基于这三种看法,所以的确没有人为的,比如说20倍就一定合理。

      姚振山:华生教授,先解释一下为什么40倍到60倍。

      华生:我同意就个别公司来说,这时没有固定标准的,因为每个行业跟企业不一般。

      姚振山:部分同意你的看法。

      华生:创业板合理发行市盈率应在40倍到60倍

      华生:但是作为创业板整体来说,考虑到我们国家现在现实的情况,我觉得如果在40倍到60倍,相对来说已经比较健康。

      姚振山:刘教授,您有什么样的评价,人家说了40倍到60倍其实挺合理的。

      刘纪鹏:实际上今天是财经论剑。

      姚振山:有要论起来。

      刘纪鹏:对,而且还要向华生老师刺一剑,其实我们两个人在去年1月份的时候讨论过一次,当时就争论比较大我认为,因为当时批评前三个月的发行制度三高现象,华生教授认为当时发行制度很好,这个今天我们俩出现这样的差距,看来也是有历史的延续的,那么我对吴晓求教授也要刺剑,晓求有一个观点,如果连续的163个企业一平均,70倍以上市盈率发行,你觉得正常吗,这是我要谈的,实际上在这个地方我赞成华生的观点,第二点华生教授谈与其把钱给二级市场的股民,不如留给上市公司发展生产。

      华生:我不是这个意思。

      刘纪鹏:不赞成通过高市盈率把钱留给上市公司

      刘纪鹏:那好,算我错了,我说现在监管部门里面,在监管部门里边现在有两个思想,我认为是要在理论上澄清的,就是高市盈率把钱募集到还能给上市公司,如果钱留给低市盈率,留给二级市场股民,是炒家的事我不赞成这个思想。

      刘纪鹏:不能只完善询价制度而忽略发行规模

      第二点就是说的,我们必须要严格审批或者严格把好上市关,要出精品,要对得起用高价钱买股票的股民,所以这种结果也就延误了,我们不可能比较大规模的,按规模市场化背景下的个股询价制度推不出来,光追求了个股的询价制,而没有考虑把规模化放开,我认为这是对市场化发行价格的一种误解。

      华生:发行市场价改革方向总体正确

      华生:我觉得是这样,刚才说刘教授说我讲现在发行制度很好,这倒不是我的观点,我是说这个发行市场价改革的方向是对的,总的方面是正确的,那么我不是说这个说是你把发行价搞低了,是不是就二级市场投资者就有好处,实际上不是,他们更糟了。

      华生:人为降低发行市盈率会带来更大风险

      华生:为什么你发行定价搞的很低,就像我们过去20倍行政定价,那么上市的首日基本上翻个三番四番,如果像我们创业板装么小股翻五六番也是正常的,那么钱到谁手上,钱实际上到中签者手上,二级市场投资还是要用高价去接,因为市场在我们现在刚才说的,在这个市场结构下,市场给的就是这么高的估值,这种情况下给级市场投资者风险更大,为什么呢,好赖在现在情况下这个钱全部进上市公司,就是说你买到股票还算是足金足两,如果是它的大部分钱都是被中签者拿出走了,上市公司也没拿出走,二级市场投资者又付出了高价,那实际上二级市场风险更大了。

      姚振山:吴教授,刚才刘纪鹏教授,已经刺你一剑了,怎么接招。

      吴晓求:高效退市机制会逐步解决三高现象

      吴晓求:刘纪鹏是我的朋友,但在真理面前,还得真理为上,中国的三高现象我想刚才我说一句话就是和制度有关系,制度主要是和三个层面,第一个的确我们没有建立一个有效的,一个高效率的退市机制,如果我们有一个非常明确的一个高效的退市机制我想这个三高现象会逐步下来。

      吴晓求:创业板寻租股东抬高发行价格

      第二个就是说跟我们中国创业板市场上租股东太多有关系,它应当成为这家上市公司的股东,他可以通过广泛的资源,来把他价格抬高。

      吴晓求:创业板高价与供给量小有关

      第三个就和我们供给制度有关系,因为我们的确创业板市场供给量非常小,在这种条件下,的确由供求关系决定价格,所以这个价格也是起来,我想和这三个因素有关系。

      林义相:实际上我们给出市盈率不同,实际上我们对创业板和创业板上面的市场以及创业板怎么运作,特别是发行制度退市制度的看法不同,我们才给不同的市盈率,那么华生教授考虑到现在制度安排,和上市的创业板企业的状况,因此给的市盈率高一些,40倍到60倍是正常的,但我说他在逻辑里有一个是矛盾的,如果说你认为现在考虑到这个状况的话,那么合理的就我们不考虑背后的前面的因素,原因不考虑,那么合理的市盈率是多少,92倍,93倍就是合理的,如果不合理出不来。

      姚振山:现实的选择。

      林义相:创业板改革要配套

      林义相:出不来,如果你承认现在这个状况,那么92倍,93倍就是合理的,你如果承认它现实状况是有问题的,那么这40倍和60倍就出不来。

      姚振山:这个问题华生教授要解释一下。

      华生:目前创业板市盈率不宜急降

      华生:我是可以要还击一下,我觉得这个里面可能是这样,第一个实际上我们四个人在有一点上是相同的,就是目前创业板市盈率太高了,可能我估计真正论剑是在下半段,就是说怎么解决他,我估计大家这个观点有很大的差别,回答刚才义相的观点,我觉得是这样,我觉得现在90多倍70多倍确实太高了,那么我认为在中国客观经济和市场状况下,如果采取比如说我要建议的那些政策措施制度措施以后,大概可以降到40倍到60倍,那么这已经意味着,就是现在创业板上投资者已经要承受现在的股价要下降一半,所以我认为呢,他们说的30倍以下了,10倍20倍了那意味着我们这个市场,在他们的措施出来之后,要有一场比较大的浩劫,我觉得这个好像不太符合目前的现状。

      姚振山:所以要一步一步来。

      华生:对。

      姚振山:好的,我们现场讨论也比较激烈,这个也是论剑,然后刘教授放了好几剑,这边也挡了好几剑,但我们现场观察团成员,现在又开始举牌的了,刚才一直没人举牌,我正在着急。

      叶檀:创业板发行市盈率整体偏高存在问题

      叶檀:其实这一轮停下来,我觉得他们的意见太一致了,有一个东西我们一定要分开来,如果这个不分开来,我们就没办法讨论,第一是个别企业的高发行市盈率,跟整体的高发行市盈率三高是不是一回事,如果说我们允许个别企业他特别好,那么也有人买他当然可以对不对,但是如果是普遍的高了,那一定是存在大问题。

      卫保川:非常赞同吴晓求老师的看法,因为他我觉得揭示出了目前我们高市盈率发行最本质的,可能拿不到台面上一些东西,比如说这种寻租现象,我知道现在报价,乃至报价机制信息反馈机制上,都形成庞大的利益集团。

      姚振山:我想通过这一节的讨论,大家可以看到关于创业板市盈率的问题,大部分人还是认为目前是有些高,但是也有不同的观点说市场化的定价,你就让他随着不同公司的表现去给他一个市场化的定价,但是需要完善的是制度,那么到底这些制度该怎么样去完善,哪些制度需要完善,创业板的虚火,到底我们用什么样的良方给他降火,下一个辩题,我们围绕开良方开始。

      财经论剑今日论剑创业板

      辩题二:抑制高市盈率发行,创业板最应该做哪个方面的制度完善?

      尚福林:提高审核质量和效率,稳步扩大市场规模,积极探索创业板公司退市制度,充分发挥市场优胜劣汰的规模。

      对于创业板制度完善问题,我们也通过多个渠道,收集了各方面的建议,其中有两点具有一定代表性,一是尽快推出创业板退市制度,以此对一级市场投资者产生谨慎作用,从而抑制新股申购环节的非理性,二是适当放宽创业板发行上市审核标准,增加创业板公司数量,换句话说,就是通过增加供给,引导发行市盈率有效回落,其他建议还包括尽快完善创业板再融资机制,控制券商在新股发行超募资金提升比例,实施保荐人对上市公司业绩负责制,引入做市商制度等,那么在这些建议中,哪个最能切中要害,是目前创业板制度层面最应该完善的环节?

      辩题一:解决高市盈率发行最应该完善什么制度?

      姚振山:财经风云起论剑定乾坤,欢迎大家来到财经论剑的节目现场,通过刚才的短片,关于创业板的制度问题,已经提出了不少的建议,但是哪些能够解决,现在创业板的高市盈率发行的问题,高超募问题,包括高股价的问题,那么下面我们也要有请四位教授和学者,在题板上写下您的建议,您觉得目前创业板方面,在制度完善方面,最应该解决的是哪一个,现在请四位嘉宾,把我们的题板亮一下,大家统一看一下,刘教授写的是改变发行制度,明确责任主题,吴晓求教授写的是建立高效快速的退市制度,华生教授写了三条,第一转送股本,第二改变主营重组外壳退市,第三快速的快捷的通道申诉,林总写的是改革要配套,不能只改定价,要发行制度和退市制度相结合,好,四位嘉宾观点大家都清楚了,刘教授先写完了,你先说陈述观点。

      刘纪鹏:我在发言之前先再刺向晓求教授一剑。

      姚振山:再刺一剑。

      刘纪鹏:改变发行制度明确责任主体

      刘纪鹏:因为他跟义相都提到退市,今天对创业板争论的一个不合理的现象是三高超募,这个起源点是在发行上,那么现在发行制度,我们叫核准制,我认为现在的核准制,是连审批制都不如的一种制度,因为审批制还能找到责任主体,核准制呢,最终尽管把关很严,出了问题还是投资者风险自负,责任主体不明确。

      刘纪鹏:创业板发行应从实际审核向形式审核过渡

      根据中国创业板的特点和借鉴国际国情,创业板应该从实质上的审核向形式上的审核过渡,要把责任主体真正明确在那些拿200万年薪的保荐人和券商头上,如果出了问题就把他罚出场就停止他专业进入资格。

      刘纪鹏:一定要放开创业发行规模

      第二点就是一定要放开规模,现在的市场化我之所以说是伪市场化,是因为如果没有供给问题,光谈价格那叫市场化吗,中国有这么多的企业在等着上市,但是上不去,没有规模的询价是假市场化,这是我的第二个观点。

      刘纪鹏:不从发行入手创业板公司很难退市

      最后我要刺向晓求那一剑是,现在属于不从头上入手,面对每个企业超募的5.2亿资金,他们按8%的收益率,每年也是4000多万,平均163家创业板企业的股本是9600万,光吃利息每年也3毛到4毛,拿着这钱两年之内,这163家,没有,我相信见不着退市的,除非它烧钱不信咱俩就打赌。

      姚振山:吴教授这个赌先说打不打?

      吴晓求:没有退市机制与创业板本质背离

      吴晓求:这个赌当然打了,首先我想这个市场我们一般说这个市场是一个高成长,高风险的市场,如果说没有一个高效快速的退市机制,这个市场首先就不是个高风险市场,这个市场会成为一个没有成长没有风险市场,这个和创业板市场本质是完全背离的,那么为了体现这个市场是一个高成长高风险的市场,我个人认为就是说建立高效快速退市机制是最重要的,因为他可以把高成长的企业可以划拉出来,同时也可以建立一个市场真正的风险,纪鹏说的拿主板退市机制来看创业板退市机制,如果由主板退市标准来套到创业板上,的确这160多家在8年之内都不可能退市,我们要改变我们适合创业板退市机制。姚振山:有没有关于退市制度的?

      吴晓求:要建立有别于主板的退市机制

      吴晓求:关于退市标准,这是个很广泛的讨论,现在首先解决一个,就是我们不希望创业板,是一个什么样的市场,把这个理清楚,比如说我不希望创业板是一个做假的企业,企业家做假就要退市,我不希望创业板市场是连续亏损企业,连续亏损是要退市,我不希望创业板企业是个资产管理公司,是个投资管理公司,我把钱来了以后,变成投资,变成资产管理公司了,我想我不希望,因为他是高科技公司,如果说你拿钱你不是放在主业是放在投资委托,我想这个也退市,也退市,第四个我们创业板公司不应该是个违规违法信用很差的公司,如果一旦有操纵市场的行为也要迅速退市,如此等等,它都是要建立一个完全有别于主板市场一个退市机制退市标准。

      姚振山:林总写的是发行制度加退市,其实你把他两个都给涵盖了,就像你刚才写下的10到50倍,把他和他市盈率范围涵盖的差不多,为什么要这么一个整体的方案,你这个整体解决方案。

      林义相:创业板改革要配套

      林义相:因为我觉得从发行到定价,再到二级市场再到退市这是整个过程,我一直认为一个改革的话做一件事情要配套要连贯,就像一个水管子一样的如,如果从头到尾都是从外面绷带捆的很紧的时候,进也很难进出也很难出,就没有伸缩性,没有一个灵活性,如果现在说只把定价这块放开,相当于定价这个环节,你把外面绷带解开一下就膨胀了,前面这块不解后面也不解这是要出问题的,这整个在一个链条里头不是某一个环节出问题,而是整个链条出问题。

      姚振山:按照您的想法,发行环节制度怎么改,退市环节怎么改?

      林义相:有关部门担心,如果把真正创业企业,所谓创业企业就是高风险企业,上市了以后会涉及到退市的风险,他们不愿意看到,这个资本市场上有企业最后会破产或倒闭会退市,因此他们就把门槛提高要求就很严,我认为这个担心是不成立,如果工商企业说,我怕你这企业登记注册以后过两天要关门了,我不让你登记,不让你注册,资本市场监管部门,逻辑这样逻辑,我怕你退市了,我不让你有退市倒闭风险比较大的企业上市。

      姚振山:你退市了我政绩不显著。

      林义相:监管部门不应承担创业板企业退市责任

      林义相:我承担责任,第一我个人认为早晚会有企业会破产会倒闭会退市的,第二这个责任不在资本市场监管部门,这是自然现象,我觉得是个认识上要想清楚,一定把发行门槛要放低,事实上我们看到现在创业板这些企业,他真正的标准比法定的标准要高很多,那么另外还有一条我们可以看到,提出一个问题,包括刘纪鹏出到的,把规模做起来,大家就会说了,创业企业现在资本市场圈钱现象很严重,已经圈这么多钱,你还人这么多规模企业来做,是不是现在圈钱还不够,我觉得这问题实际上要辩证来看,如果一旦市场预期到了,符合现在监管部门的规定的企业都能够上市的话,那么大家都知道以后会有很多企业上市,你说现在还有投资者会愿意出90倍,甚至更高的市盈率去买他发行的股票吗,我觉得就不会,我举个例子说你要买东西,假如你到地摊上买东西,或者你到潘家园买东西,你就知道这里头有假的东西,里头肯定有个别是古董,会值很多钱,但绝大多数是不值钱的,于是你去买东西的时候你就会很谨慎,你出的钱你要很掂量,但是如果你把潘家园里头同样的东西,你给他摆到精品店里去,摆到专门店里头来去,买的人到这里头自然就出高价格了

      吴晓求:发行制度改革空间不大

      吴晓求:两位观点我还是不太赞同,虽然他们俩都是我10年朋友,我还是要说我不赞成他们的看法,就是如果是要治理创业版的问题,特别是所谓三高,我想这个发行制度绝对不是最重要的,一定不是最重要的,一定要造成一个市场有压力的机制,如果市场没有风险压力的机制,你这个发行制度怎么改都没有用,你无非把它改到20倍市盈率,无非20倍市盈率上市以后翻三倍嘛,就这么一个结果,真的,他真的没有任何变化,所以我想这个发行制度的改革,的确没有,没太多的空间,而且市场化的方向,应该是正确的,他里面有没有瑕疵呢,有,瑕疵在于股东结构上的瑕疵,真的,发行制度本身很难说他有什么瑕疵,他已经把询价机制已经扩大了,是你股东结构有了问题,股东结构和操纵的,和操纵发行定价这是核心,也就是寻租股东在里头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再加上又没有一个高校快速退市机制,当然就会出现这种现象。

      姚振山:为什么华生教授一直没让您说话,我一直在琢磨您写的这个题板,因为我觉得您写这三条好像在主板上和中小板上都能用,好像不是完全针对创业板,您觉得您这三条可能现在对创业板最有用?

      华生:不赞成过快扩大创业板市场规模

      华生:当然我是这么觉得,我首先我可以先还几剑,对吧,刚才纪鹏跟义相都给了一剑,我现在我讲,说真正分歧是在解决问题上面,他们说扩大供应量办法我是不赞成,因为所谓低门槛,我们现在三板市场就是那样一个低门槛,就是那样一个下面还要继续发展的,就是那样一个市场,那么我们创业板的市场,这个如果是说起来是很好,可以从审核制过渡到仲裁制,那是一个改革方向,可以按照创业板市场上市标准,那么明天可能有一万家企业要求上市,我们证券市场搞了20年才上了一千多家,马上创业板就上几千家,搞得天下大乱,这个市场一片混乱的话,这个我想任何人不愿意看到的,因此我认为他们那个办法有点像我们过去听到的老故事,说你驼背了拿两个门板来一夹,当然肯定会把它驼背治好了,但是市场恐怕要被治崩溃了。

      姚振山:驼背治好了,人没了。

      华生:对,所以我觉得用用扩大发行量的办法,而且你想我们现在发行量,三高,只是集中在微型小企业上面,农业银行(601288)没有三高,10几倍还发不出去,我的观点是这样的,证券市场如果说复杂非常复杂,你要是全面解决可以讨论问题很多,我觉得呢,真正有效的措施,就是说在目前情况下,是能够迅速出台,而且呢是击中要害,能够迅速把解决创业板三高现象,这样的措施才是真正有效的措施,所以我提了三条,好像现在媒体上一般没有这么说,我讲三。

      华生:禁止创业板三高企业五年内送转股本

      第一条就是禁止创业板企业,三高企业,在五年内送转股本,因为创业板之所以炒作,无非就是说他募集这么多,他可以10送10,可以反复的10送10,10送20,如果把这一条抽掉就是釜底抽薪,这样就是因为现在问题不光是询价的问题,是市场估值定价太高,你给他釜底抽薪以后,大家觉得这个创业板这企业五年内没东西可炒了,他的市场定价就会大幅度下移,所以我觉得这一条做起来很容易,而且现在正在时候,正好刚过年,马上要开始送转股了,如果出台这一条措施,我相信发行市盈率,至少下来20%到30%这是第一条。

      华生:禁止创业板公司改变主营和卖壳重组

      第二条,就是宣布创业板市场禁止改变主营禁止卖壳重组,那么退市我是赞成晓求的意见,我们一贯主张要有一个快速退市机制但是那是最后的威慑手段,能够立即做的就是明天宣布创业板市场一律不得改变主营,一律不得卖壳重组,那么这样的话我想这个发行价又得下来10%。

      华生:立即出台快速申诉通道

      第三条建议就是说证监会应该立即出台一个快速的申诉通道,就是对于所有创业板上市企业,实际上还可以用到中小板,凡是有虚假包装,有过度美化的,所有的投资者都可以申诉,申诉以后快速通道裁决,裁决了以后全部损失由发行人和中介机构,包括保荐人去承担,我觉得如果有这三条措施,基本上刚才我说的发行市盈率降到40倍和60倍就有了初步的基础,其他的可以慢慢研究。

      姚振山:华生教授提了三条具体措施,不过刚才有一个问题,几位在讨论的,关于扩大供应量问题,现在林总你遇到了华生的反对,还有吴晓求教授的反对,刘教授,你同意他关于扩大供应量的问题。

      刘纪鹏:创业板审批主体应下放至交易所

      刘纪鹏:我们俩观点是一致的,他是学我的观点,要批评也是先我在前面,他排第二,实际上有两点,就是说第一个中国的中小企业数量非常庞大,资本市场是中国崛起的主战场,这一点一定要我们尽快培育起来,现在着眼点放在中小企业的融资难上开通了这个市场,因此在这个市场的选择中,由于它很小,不像四只银行股大恐龙,因为如果你想当时我们开通这个市场的时候,就填到深交所就谈到,一年300家,三年1000家,而且它的融资规模就算三千家,就算我们说300家,如果说一个企业两个亿的话也就是600亿资金,这个对市场整个来讲并不大而且关键是你把这个审核的制度,现在这个瓶颈,实际上涉及到最核心的内容,就是如果补充一点的话,就是能不能够把证监会的这种审批主体,下降到交易下放到交易所去,因为你现在你的审和监你是合一的,这在制度上是一种不合理的现象,世界上没有一创业板是在证监会里审核,第二个你把两主主体合在一起个出了问题我投诉都没有地方,如果下放到交易所去核准,他能够根据情况不让这个,成束缚规模扩大的瓶颈为第二个出了行政上问题有证监会,另外,把责任主体明确到中介机构,惩罚保荐人,所以这样三位一体是合理的,至于制度上扩大,我想我们股民现在花的都是自己钱现在,大家不敢买创业板,也不敢买大盘银股故这,冰火两重天实际上这中国股市难点,如果从创业板入手,扩大规模,我想投资者自己会做到选择绝不会像,华生教授说明什么的天下大乱,两块门板,荒唐可笑。

      林义相:还我回应华刚才生说几个的问题,我们说高市盈率,不是为了打高市盈率打大他,而是要造成一种制度和机制,使得这个企业价值能够回归一个到比较,我们认为理性市盈率上面而,不要出这个制度那个制度让人家打下来,事实上华生教授说几个措施我不是特赞成的送转股本你,允许不允送转股本,怎么从实质上改变公司价值和,市场对他的评估,只不过是一个纯操作性小技术问题,我个人认当然为市场上会心理力作用,现在不改变,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改变主营,我接触的到大部分的创业板和中小板的老板,他们干企业都干了10几年20几年,这在过程里面,其实他们跨好多主营,,不是在过最可能近三年五或者能八年找到他们现在这个主营,他活下来了,他做大了,那么我们创业板企业,他以后也会根据情况,也有可能会发生变化,你不能断了通过改变主营,如果有必要的时候继续生存和发展这条路,我觉得不能改变的。。

      姚振山:华教授,生你看你今天坐的位,可能风水不太好,每一次都是迎面一剑,侧面一剑。。

      华生:真理往往在少数人手里。

      姚振山:您再回他一剑,再回他一剑。

      华生:我觉得这种事情我认为不能唱高调的,就是说我们现在比如说创业板,现在我看发的速度已经够快了,再加一倍就能把发行价压下来,:我看也一定,至于说刚才都已经提到了,说在交易所去审查,这个不改变问题的本质,现在核心问题就是说,我们能不能允许,就是说降低门槛放开闸口,让企业大规模上市,通过这个办法来压低这个创业的板价格,我认为这个是完全不可行的,这个做法是要出大问题的。

      姚振山:出什么问题?

      华生:出的问题就是说将来这个市场上,一方这个面市场上鱼龙混杂,那么那个时候投资者就要来问了,说这个市场怎么监管的,为什么在一年两年时间里面,创业板一下搞出几千家企业来所以,那个时恐怕候大家更加义愤填膺所以我觉得,这个主张听起来好像有点道理,实际上并不可行包括刚才我还回纪鹏一剑他刚才说了,如果每家募集两亿,实际上不会花很多钱对吧,那只是他的想象,因为究竟募集多少是市场决定的,而且你即使募集不多,市场定价也很高,减持出来的市值还是惊人市值,我个人判断是这样,创业板如果按照提高主张,不在一两年内上一两千家,要想把价格大规模压下来不可能,而那样做并不可去。

      姚振山:场上刀光剑影,但是我们今天场下观察团,好像这个两个牌子举个频率不高呀,叶檀。

      叶檀: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只能到处刺剑,第一个我必须要坚持我非常赞成这个刘纪鹏跟林义相先生的市场发行的观念,如果说我们中介机构的责任主体是明确的,那么你就不要担心,就是因为他到最后,你给他惩戒,如果足够严厉的话,他是不敢来做这样事情的。

      姚振山:崔书文先举一个笑脸,同意谁的观点?

      崔书文:我呢基本上四位嘉宾的观点我都同意。

      姚振山:这难住我了。

      崔书文:发现问题应立即解决

      崔书文:我觉得他们讲的都有道理,咱们目前创业板治理确实需要配套来治理,从发行制度深,从退市制度上,几各方面确实是都需要去完善,我现在想表达一个观点,有些事情我们应该是发现问题要及时的办,我觉得这个很重要,现在是问题很清楚,然后已经积累的比较严重,然后到现在还没办,比如说我个人认为的,就是这个超募这个问题,我个人认为超募是没有道理的,不是好事情,那这样的问题,已经这么长时间了,如果也认为,证监会也认为他是问题,那这个技术性问题应该赶紧办,赶紧落实。

      华生:怎么办?

      姚振山:怎么办?

      崔书文:超募就是控制规模。

      刘纪鹏:回到询价定价?

      崔书文:不不,市场定价。

      华生:发行量减少。

      董少鹏:不是控制行政性定价,而是说对社会资金的使用,维护公正公平公开,你不能募那么多资金炒股理财去。

      华生:如果是有办法,这个地方就是没办法,要么就是行政定价,原则上就两个办法,第一行政定价,只准20倍市盈率这是一个办法,第二个说好价格是放开的但是募股,原来要募两千万,现在只募300万,乘出来募集资金还是不变,这个办法不行了,为什么,最后上市股份只占3%,根本不符合上市条件,所以我说这个地方你没有给出办法来。

      刘纪鹏:我实际上不是只有两种办法,我们大家谈的都是在市场化定向方向不能改变,这一点坚定不移,但是要搞真正市场化要能能够具备上市条件企业,都有上市公平机会,这个机会就是改变现在的实质性审核批不出来,变形式上的,因为我不能不要这个环节,同时把责任主体放到中介机构上,再下放到交易所,把这个环节打开,供给量,因为现在我们今天讨论是我们花600亿代价,本来500亿资金,他们的计划募集每家2.5亿,500亿就满足他们的需求了,现在市场给他们了1250亿,是我们这个市场钱就那么富裕吗,好多企业就不上吗?为什么他们没有机会,所以我说在这种情况下,完全有第三种,坚持市场化方向下,又能够把价格降下来。

      华生:什么办法?

      刘纪鹏:就我刚才说了,如果供应量跟上去,大家具备条件都能上,大家都能买到,就不会给这几个高价宝宝这么特殊优惠。

      华生:那就等于是说。

      刘纪鹏:咱俩原来讨论这问题。

      华生:那就等于是说证监会不审核了,我们现在转而相信这些中介机构。

      刘纪鹏:责任主体,现在的问题只要你把问题落实到刘纪鹏、华生头上,出了问题你出场,我想这样制度才是真正市场化制度,现在如果出了问题,大家你们都在证监会交易所领导都在主张退市,现在退市出了问题谁负责任,现在大家还在追寻这个。

      华生:也是一样的。

      刘纪鹏:但是没有人,但是如果落实到保荐人头上,他就会慎重,反而对投资人会负责了。

      姚振山:我们再来听一下观察员的评论。

      华生:我对我们中介机构没那么大信心,说全部留给他们。

      姚振山:保川。

      卫保川:我觉得其实你们讲的都很有道理,但是之所以这么针锋相对,其实回归一个本源问题,很多事不在于有和没有,都是在于度,比如说我们的发行,华生老师退一步发行确实应该加速,能不能到达您说得特别坏的境地,那个推向了极致产生了矛盾,比如说退市制度这个东西,其实真的像晓求教授的也应该搞,然后呢你换到另外一个角度,好像他那个不重要,我想哪一块成熟应当去搞,其实今天四位教授对创业板的这种态度是一致的,急于解决问题,就是说解决问题方子开出来其实都是有效的。

      姚振山:好,经过讨论,我想关于创业板,到底在制度建设方面做怎样的完善,各位教授都给出了他们的观点,其实提出来很多有交锋,但是也有相互一致的地方,但是提出来非常多的意见,如果说每一条意见能够很好的去完善的话,也许2011年的创业板市场会有一个更好的开局,在节目最后,我想每一位给我们2011年的创业板市场说一句话作为寄语,吴教授。

      吴晓求:愿中国的创业板能够延续纳斯达克的辉煌。

      姚振山:刘教授。

      刘纪鹏:爱知深恨之切,我们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希望中国的创业板一路走好。

      姚振山:华生教授。

      华生:我想如果中国创业板走这个纳斯达克道路的话,纳斯达克现在是2000年的三分一的价格,那就糟了。

      姚振山:林义相,林教授。

      林义相:我觉得应该把创业板办成中国的民营和中小企业的希望所在。

      姚振山:在节目开始的时候,我们都知道,我们要用一幅对联,来对今天的讨论做出总结,上联大家刚才已经看到了,下面有请我们观察团的成员代表,来为大家对出下联,叶檀女士。先给我们的嘉宾看一下,“成龙数载,命运大不同”,横批是“有上有下”,给我们现场的观众也展示一下,好,现在大家一起来看大屏幕,我们来看一下这幅完整的对联,上联“创业10年一朝步青云”,“成龙数载命运大不同”,横披“有上有下”。感谢叶檀女士,也非常感谢我们现场的四位嘉宾,我们的观察团成员,包括我们的观众,关于创业板确实是2010年一个不得不说的话题,但是估计在2011年,又是一个会持续关注的话题,但是就像我们各位希望得那样,希望中国的创业板,能在以后岁月里一路走好,本期《财经论剑》到此结束,感谢大家的参与,我代表《财经论剑》栏目组,祝大家兔年投资顺利,谢谢大家。

【来源:央视交易时间  作者:林义相】
E-mail】【】【】【】【打印】【关闭
相关 创业板 林义相 的新闻

天相总机:010-66045566 66045577(基金) 传真:010-66045500 客服热线 :010-66045555 基金热线:010-66045678

[京ICP备07014523-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26-2 北京天相财富管理顾问有限公司系中国证监会核准的证券投资咨询专业机构[91110102MA001GJE1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Copyright(c)天相投顾网 天相投资顾问有限公司

天相投顾网所载文章 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核实,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