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义相:资本市场是财富创造和分配平台需公平


  • 来源:新浪财经    日期: 2013-01-12   
  •   
  •   第17届(2013)中国资本市场论坛于2013年1月12日在中国人民大学逸夫会议中心召开,主题是“中国资本市场:变革与成长”。天相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林义相在规则审视:制度变革与市场成长新模式论坛上表示,中国的资本市场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过程里头财富的创造和财富分配里的一个平台,资本市场是怎么在这样大的逻辑下进行运作的,我们资本市场谈的很多是股票的定价,决定股票市场的供给是上市公司,上市公司主要取决于国有经济,因为整个经济的运行机制,在目前情况下,也还是以国有企业游戏规则做主导的。 

    图为天相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林义相演讲。(来源:新浪财经 马超彦摄)

               图为天相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林义相演讲。

      他说,中国改革的过程,实际上是有限度的,不合理的,大家希望能够整体福利得到不断改善的一个过程,第一是有限度的不合理的,如果我们不接受不合理,我们一定要追求完全的平等,这个改革根本做不下去,最后出来的产权制度一定是大小不等的私有产权,根本不可能完全平等和公平。

      以下是天相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林义相演讲实录:

      林义相:对不起,我的一些思想可能更抽象,更理论,不是一个现实的东西。

      我们搞改革,官方的说法是要改成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我的理解是市场经济不管是什么主意,一定是有很多的所有权,只有在很多的不同的所有之间的交换这么一个经济才叫市场经济,如果说这个理解是正确的话,大家就意味着经济和社会中会存在着无数多的大小不等的私有产权,因为公有产权就一个,或者说国有的,或者说集体的,就是绝大多数的产权都是私有的产权,并且这些产权绝对不可能都是完全平等的,是大小不等的,这是一个基本的概念。

      如果这个概念能够成立,那么就意味着我们的改革开放整个过程,是从单一的公有制,公有产权,我们的改革开放是从单一的公有产权开始,以无数多的大小不等的私有产权结束,或者按照那个目标去。我想这是一个逻辑的过程。我们就会问一个问题,把整个改革开放这个过程当成一个黑箱子的话,进去的这头是一个,出来是那么多的私有的,我们就要问这个过程到底发生了什么?

      第一,我们要问,到底哪些人在这个过程里头最后形成了我后面对应的大小不等的众多的私有产权,那些人得到了私有产权,哪些人得到多的,哪些人得到是少的,这是一个问题。

      我的回答是,谁在这个过程里占有主导地位,我们的改革过程是谁设计的,谁推动的,谁控制的,谁主导的这个过程,从一个社会的阶层来看,我想他就会得到更多的产权,这些人是什么人,我想大家在自己的生活中,在自己的周围都能知道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这些人产权得得多或者少,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过程,只要我们搞市场经济的改革是难免的。

      第二,这些财产从哪里来,无非两个来源,一个来源就是存量的产生,在改革之前形成的这么多的国有的产权,另外一个产权就是在这个过程里面新增加的财产,就是我们每年创造的GDP,大家自然也会想到,谁在国有存量资产再分配里面,谁能够得到更多,谁能够得到更少。财政在这个过程里面,哪些企业,哪些人,哪些机构占有主导位置,他能够得到更多,另外一些人会得到更少。如果把这些问题问得更清楚,我们能得到一个结论,改革开放的过程,最后形成不平等的私有产权是难免的,这个不平等的私有产权形成的过程中,处在不同位置上的,有不同的目前权利和影响力,他们这些人会形成不同的产权,他的产权的来源一个是国有存量的资源,另外一个是新创造的财富。

      从这个结论来看,联系到我们中国的资本市场,因为资本市场只不过是这个过程里头财富的创造和财富分配里的一个平台,从过去的几十年情况来看,我个人的理解,第一,整个企业系统,特别是国有企业系统,是进行财富分配和再分配的一个重要的平台,当然它也是创造财富的平台,除了国有,除了企业以外,资本市场毫无疑问是另一个平台,接下来还有些平台,比如说房地产,银行系统,政府的投资项目,政府的采购,甚至说有一些行政审批权限,这些东西我认为都是财富分配和再分配,并且形成改革以后的市场经济中的大小不等的私有产权重要的平台,这里头一个机制,我个人理解,我个人提的一个概念,我一直说叫漏出,就是从一个体制,一个企业利益和资源,不是因正当的,或者通常我们理解的经济利益向外部转移,漏出去了,漏到别的地方,就形成了这些私有产权。这是我理解的在中国财富分配的过程,和改革开放过程一个概念。

      今天我们谈的主要是资本市场,资本市场是怎么在这样大的逻辑下进行运作的,我们资本市场谈的很多是股票的定价,决定股票市场的供给是上市公司,上市公司主要取决于国有经济,如果国有企业占主导地位,它所遵循的游戏规则,应该说对非国有企业来说,也是有用的,至少有很大影响的。因为整个经济的运行机制,在目前情况下,还是以国有企业游戏规则做主导的。

      这样的国有企业在我们经济中和股市中占这么高的位置,我理解是由我们的企业制度决定的,因为我们有这么一个企业制度,才保证了这类企业有这样一些地位。为什么我们要有这样的企业制度,因为我们的经济制度需要这样的企业制度,并且我们的经济制度保证必然会有这样的企业制度,否则这个经济制度不能成立,不可能继续存在和发展。

      如果我们逻辑的过程来看,中国的文化历史,社会原因,决定了我们的政治制度,政治制度决定了我们的经济制度,经济制度决定了企业制度,企业制度决定了我们的国有企业制度,国有企业制度决定了我们企业的整体情况,上市公司经济了我们的盈利,这就股市的基本因素。

      需求我们也可以说从历史文化,社会因素,决定我们的政治制度,政治制度决定我们的经济制度,经济制度决定我们的金融制度,在这样的金融制度之下,我才知道我发多少钱,我钱发给谁。我们的金融制度是保证我们企业制度相对应的一个保障,在这样的金融制度之下,自然有我们的银行制度,银行体系,我们有融资体系,我们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导致资金有多少是进入股市的,这就意味着对股市的需求。

      从这个意义来看,股权分置改革我们做的,只不过在供给方面,上市公司这个层面做了一些改革,但真正影响股市整个制度,企业制度也好,金融制度也好,经济制度,政治制度还没有变,因此这只是一个进步,往前走了一步,但是它没有解决问题,这是我对制度的一个认识。

      至于下一步我们走到什么程度,这就要看有什么样的条件,包括有些事物的矛盾,它能演变到什么程度,最后怎么解决。

      最后我想说一句话,中国改革的过程,实际上是有限度的,不合理的,大家希望能够整体福利得到不断改善的一个过程,第一是有限度的不合理的,如果我们不接受不合理,我们一定要追求完全的平等,这个改革根本做不下去,最后出来的产权制度一定是大小不等的私有产权,根本不可能完全平等和公平。

      第二,有限度的一个不公平,你要能让社会接受,让老百姓能够接受,如果你限度突破了,老百姓不能接受,社会承受不了,这个过程也是不能进行下去的。

      因此我们需要面对有一个有限度的不公平,你追求绝对公平不可能,不考虑社会的承受能力也是不可能做好的。我们最终的目的,是为了追求一个社会整体福利的改善。谢谢。

【来源:新浪财经  】
E-mail】【】【】【】【打印】【关闭

天相总机:010-66045566 66045577(基金) 传真:010-66045500 客服热线 :010-66045555 基金热线:010-66045678

[京ICP备07014523-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26-2 北京天相财富管理顾问有限公司系中国证监会核准的证券投资咨询专业机构[91110102MA001GJE1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Copyright(c)天相投顾网 天相投资顾问有限公司

天相投顾网所载文章 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核实,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