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义相:从长期来看经济增长放缓可能是趋势性的


  • 来源:网易财经    日期: 2015-12-15   
  •   
  •   2016年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今日在北京举行,论坛主题为“大国图新重启增长”,经济界精英齐聚一堂,共同探讨中国经济改革,网易财经全程直播。

      天相投顾董事长林义相在“重构中国资本市场”论坛上的圆桌对话《超级牛市终结?》中表示,从基本面来说,投资者需要搞清楚的一个问题是“这次经济增长放缓到底是周期性波动,还是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趋势性阶段”。如果经济增长放缓是周期性的,那投资者应当是有充分理由是乐观的,但如果是趋势性的,那我们就不会那么乐观。

      林义相认为,从长期来看,此次经济增长放缓可能是趋势性的,中间虽然有新的因素在成长,但不会特别快。

      以下为论坛实录:

      水皮:如果在股市上面谈逻辑,往往会出现令人意想不到的结果,我们猜得到开始,猜不到结尾,结尾一定超乎意料,因为走着走着它就不讲逻辑了,这是市场的表现,二级市场的表现总有各种不确定因素,现在我个人一个问题是产能出清的过程会对我们整个金融业,特别是传统银行业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这些呆坏账总要有人承担,我记得过去我们通过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做了一部分剥离,这次会怎么样?比如钢铁业过剩的产能,如果真的是清场整顿,或者不管以什么方式,不良资产就是不良资产,这部分的清算对我们银行业的影响怎么化解?林总有没有这方面的考虑?其他各位如果有这方面的考虑我们也可以分享。

      林义相: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题目点名我回答,其实我更愿意对前一轮的有些想法说清楚,因为刚才我好象意犹未尽,毕竟我占的时间相对别人来说还是比较少的。

      水皮:觉得自己吃亏了(笑)。

      林义相:我倒不是吃亏,能讲多少讲多少,在座这么多人,大家一起分享。

      我想说的是从逻辑来说我并不是特别乐观,但从现实里我乐观,并且相当乐观。从逻辑上来说,基本面经济增长,我个人觉得我们确实需要问一问,我们这次经济增长放缓到底是在重复过去的周期性波动,还是我们进入了一个新的趋势性阶段,这个问题比较重要,如果是周期性的,应当有充分理由是乐观的,如果是趋势性的,刚才管清友管总提到的,我们就不会那么乐观,在这个过程里当然也有一部分周期性的因素,周期性可能还会往回反弹一段,但从长期来看,我担心可能是趋势性的,中间虽然有新的因素在成长,但不会特别快,这是一个。

      另外一个,一些新的措施,比如注册制,我倒不认为注册制的推出像股改那么好,因为股改利好的方面,实际上给了流通股权利,得到实实在在的好处,最后算下来大概是10×3,我记得在2005年4月28日,在推出第一批股改的前夜,我好象在媒体做过一个访谈,我当时也是说,股改会是非常好的事情,4月28日,我印象特别深,当时没有任何信息,只是直接的猜测吧,最后确实是利好的。从注册制的情况来看,第一,它毫无疑问会增加股票的供给,这对价格是不利的,另外我觉得一个蛮重要的因素,可能需要引起关注的就是对于那些中小公司的影响,现在市盈率这么高,80倍、100倍,相当程度上大家有预期,这些公司能够进行收购兼并,以10倍、15倍、20倍的市盈率买一些非上市的企业股权,会使得现有市盈率大幅度下降,降了以后大家预期它又会上去,注册以后可能被上市公司收购的标地会少了,很多人会寻求上市而不愿意被上市,这一条对于中小创企业来说影响还是蛮大的吧,这是从相对悲观的逻辑来看。

      乐观的有一个还是蛮重要的,就我所知的情况,我们现在的货币理论和货币政策可能已经不太实用了,全世界这么多年,主要的国家做了定量的宽松,货币政策是如此宽松,但一直没有形成通货膨胀,我觉得大家都在琢磨这个事儿,事实上我们可以看到货币理论,它说货币增加能够导致通货膨胀和价格上涨,它是有个前提的,假设是我多出来的货币去购买商品,去追逐货物的时候,这些货物的价格才会上涨,但今天的情况来看,这么多年,这些货币多了以后它没有去追逐普通的商品,因此它没有造成通货膨胀,经过这么多年的经济发展,特别是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经济得到了快速发展,供给能力大大加强,产能不断提高,使得通常情况下人们对一般商品的边际需求在下降,甚至边际效益趋于零,在座的各位,如果给你们钱,你们还会再买汽车、再买电视、再买冰箱吗?可能性非常小,你要这些钱干什么?我个人觉得房地产涨得那么快,相当大的情况下人家不是要住,不是看到它的实用价值,而是从财富增值、投资的角度去追逐。

      因此,我们对一般商品实用价值的追逐,边际上越来越小,人的趋利会导致它不会产生通货膨胀,要产生通货膨胀的前提条件可能是天灾人祸,对于生产的供给能力,对于产能大规模的毁灭性破坏。但另一方面,人对于财富追逐的欲望几乎是无限的,因此这么多货币进入到了经济中,进入到社会中,这些钱早晚会去寻求投资品,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投资品的价格上涨很可能在某种意义上会替代传统货币政策里所说的货币发行增加了通货膨胀,这个通货膨胀的不是商品,而是资产。

      另外,货币作为购买力的功能在弱化,对一般商品弱化的同时,货币依然是作为资源的配置载体,我们看到过去这些年定向宽松,你把货币对那些方面的定向进行宽松时,相当于把资源配送到这些方面去,因此我个人觉得货币功能发生变化以后可能会为定向宽松的政策提供一个理论方面的支持和思考,这是货币功能、货币政策发生的比较大的变化。

      另一方面我们也可以看到,当货币整个功能发生变化以后,货币只是定向宽松到某个领域去了,但它必然进入到实体经济里,因此在实体经济里产生的效果就是有限的,但我们怎么样才能想办法把某一个领域里更多的宽松货币变成实实在在的实体经济中的资源,这个需要考虑,因此我们觉得注册制更便利的方式,让实体经济融到资金确实从中长期来看可能会更好,短期可能是负面的,但我刚才说过了,现实中我是乐观的,我不那么悲观,一些负面影响到了一定程度以后他们一定会有控制,一定不会让负面效应充分发挥,从这个意义上我是乐观的。

【来源:网易财经  】
E-mail】【】【】【】【打印】【关闭

天相总机:010-66045566 66045577(基金) 传真:010-66045500 客服热线 :010-66045555 基金热线:010-66045678

[京ICP备07014523-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26-2 天相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系中国证监会核准的证券投资咨询专业机构[ZX015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Copyright(c)天相投顾网 天相投资顾问有限公司

天相投顾网所载文章 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核实,风险自负